返回首页

日本一类片 羞羞影院

类型:免费视频地区: 中国 年份:2020-06-06

内容简介

类院[5]吴敬梓.儒林外史[M].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.1977,245.赵亚东,片羞1978年生于黑龙江省拜泉县。上世纪末开始写诗。曾入选三十一届青春诗会,片羞两次入围华文青年诗人奖 。作品载于《北方文学》《诗刊》《人民文学》《青年文学》《星星》《诗潮》《诗林》《诗选刊》等,入选《中国最佳诗歌》等多种年选及《中国诗典》《黑龙江文学大系诗歌卷》。出版诗集《土豆灯》《挣扎》《暗示》《虎啸苍生》等五部。获得《诗刊》《人民文学》等诗歌征文奖多次。

梁帅,羞影笔名梁坏坏。1979年出生 ,著有长篇小说《补丁》,中短篇小说《水漫蓝桥》《白日梦》《马戏团的秘密》等。现居哈尔滨。最新梁帅:日本亚东,日本我是写小说的,你是写诗歌的,一个小说作家访问一个诗人,这有点意思。今天我们以小说家的视角进入诗人的内心世界,首先请你谈谈在二十年的诗歌创作经历中,你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?是什么动力让你一直在诗歌创作这条路上走下去?

类院赵亚东:片羞我确实有二十年的诗歌创作经历,片羞1996年我从拜泉县老家来哈尔滨打工到现在,刚好二十年。在诗歌写作方面今年还真的做了一些思考。首先是随着对社会形态,对人性认识的加深,个人的诗歌创作正在逐渐走出自身小感受、小情绪的藩篱,从个人世界向整个社会和人类的整体情绪介入,不断提升自己对身边事物感同身受的能力和自觉性。我认为,一个诗人如果始终关注自我,而没有他人意识 ,那在创作上很难有大的突破,也不会走得更远。另一方面,诗歌创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我不再满足于灵光一现式的写作,我时时提醒自己要自觉,那就是在写作前的情绪酝酿,精神准备,甚至对形式感的不断确认,一定要外在的形式和内心的律动充分结合后 ,我才下笔。不仅如此,我还注重创作过程中节奏感的反复揣摩 ,一定要做到情感与形式统一,同时避免词语的大众化。当然,现在还是在学习过程中,眼高手低的情况还存在,不过毕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正在加以改正。关于创作动力来源,并不复杂。我的动力就是来源于我个人对生活,对社会的不断思考和感受。这是一个纷繁的世界,喧闹而又光怪陆离,作为一个诗人必须始终在抽丝剥茧,把温暖、光芒、爱,以及感恩和绝望中的憧憬表达出来,这就是我的动力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